番号198

番号198

治法补肝血以使之藏,平肝气以使之泄而已。 闻妇女之声淫精即出,此心中水火虚极而动也,而肾中水火随心君之动而外泄矣。

 心火旺则相火听令于心,君火衰则心火反为相火所移,权操于相火,而不在君火矣。今邪居于至阴,譬如强梁之辈,侨寓人家,欺主人之软弱,鹊巢鸠居,心忘主人于户外矣。

今痰饮在胸膈之间,是痰在上焦也。夫人室久战,相火充其力也,相火衰则不能久战矣。

夫肉桂补火,而六味丸则纯补水者也。而肾中有湿,则火去湿存,长年相伴,岁月既深,火日衰而湿日盛,肾不能久留,仍传出于脾。

其从前情景,断不遗亡,不似凉水之解,如醉如痴也。阴阳水火,既无偏胜之虞,自无走泄之患,何必用涩精之牡蛎、敛汗之瞿麦哉。

 今见美味而嗔,明是胃虚,而非脾虚矣。心包火气宣于胃中,而命门之火翕然相从,不啻如夫妇同心,内外合力,齐心攻击,虽有瘕,不立时消化,吾不信也。

Leave a Reply